<strike id="hj5dn"><ins id="hj5dn"><listing id="hj5dn"></listing></ins></strike>
<span id="hj5dn"></span>
<th id="hj5dn"></th>
<progress id="hj5dn"><noframes id="hj5dn">
<strike id="hj5dn"><noframes id="hj5dn"><strike id="hj5dn"></strike>
<th id="hj5dn"></th>
<strike id="hj5dn"><noframes id="hj5dn">
<th id="hj5dn"></th>
<span id="hj5dn"><video id="hj5dn"></video></span>
<strike id="hj5dn"><noframes id="hj5dn">
<th id="hj5dn"></th>
<th id="hj5dn"></th>
<th id="hj5dn"></th>
您的位置:首頁 > 隨筆感悟 >
再見,海子山
www.ccstockvideo.com 】 【 2022-11-18 09:38:57 】 【 來源:四川法治報

  □ 李於松

  

  再見,海子山。

  

  2022年7月,接到報警,早已荒廢的海子山老路上發生了交通事故,正在馬尼干戈鎮下鄉的我,跟隨交警大隊沿著傍山險路前往海子山出警。

  

  早在2019年,德格縣海子山隧道已正式通車,如今的海子山頂依然覆蓋著皚皚白雪,山腰上鑿出的狹窄公路蜿蜒崎嶇、坑坑洼洼。我想大概是隧道通車后,鮮有人駕車翻山,四千多米海拔的山頂埡口更顯蒼茫冷清。我在山頂駐足,往山下路的盡頭眺望了許久,過往山上發生的一幕幕不由得浮現于眼前……

  

  2017年7月,懷著對未來無限憧憬的心情,經過顛簸搖晃、一路煙塵,如電影中山地越野片段般,我刺激又興奮地越過了海子山,來到山下的竹慶鎮派出所報到。白天,海子山的那頭還很晴朗,這頭卻飄起了小雪。傍晚,山這頭的小鎮如世外桃源般,讓不懂寫詩的我也情不自禁在手機備忘錄上寫下了:“我打雪域小鎮走過,那守在海子山風雪中的容顏,如雪蓮花般開落……警笛旋律喚醒了小城美麗,原來,我不是過客,而是歸人……”

  

  竹慶鎮,三山環抱,一水依偎,鎮上有兩個遠近聞名的大寺廟,以及條件較好的私人醫院和技術學校,又貼靠著省道217線,因而實際居住人口數在全縣位居前列。到了冬天,道路結冰,交通事故頻發,冬閑牧民的矛盾糾紛、人煙稀少的牧場上偷牛盜馬的案件也慢慢增加。如果遇到大雪封山,要騎摩托車或騎馬深入偏遠牧區去開展戶籍清理工作,來回最快也需要大半天。加上大堆繁雜的基礎工作,讓我們的人手經常會“捉襟見肘”。

  

  無論多忙,天還是要下雪,這時海子山總是熱鬧非常。黃土路面松軟,白天厚重的積雪融化后,路面就變得泥濘濕滑,晚上路面又凍成堅冰。小汽車時常一不小心就失去控制,一頭扎進路溝,牽引車也總是差點扭斷脖子,導致每日過往車輛在海子山上擁堵成長龍。被困海子山的人,有靜靜等待的,有在路上奔走吆喝的,有求助的,有幫忙的。山上十分寒冷,前不著村后不著店,也沒有手機信號,群眾報警求助得沿公路徒步幾公里,走到山下有信號的地方才行。那三年來,因為擔憂過往群眾,我們每天都會上山,無論白天黑夜,求助的群眾總能見到警察的身影在泥濘的路上穿梭,忙碌于疏導交通、救援被困車輛和群眾、搬石挖土、填坑鋪路、鏟雪除冰、提供開水和氧氣。

  

  記得一天深夜,我們騎摩托車深入偏遠牧區,為行動不便的老年人辦理身份證,為新生嬰兒上戶,剛回來的我們接到了山上被困群眾打來的求助電話。我們上山后,發現山頂道路上的雪已深過腳腕,凌冽的寒風撲來,割臉又刺骨,我們穿梭在像被凍結的車流中,展開了熟悉的救援工作。

  

  有一輛越野車不慎滑入路溝里,無法動彈,我去推陷入路溝中的車輛時,被路溝旁踩滑的石頭砸了腳。當時,我的鞋子里已浸滿混雜著泥漿的雪水,雙腳早已凍得麻木,其實并沒有感覺到多疼痛,于是咬著牙忍著冷和大家堅持著。

  

  凌晨四點過,道路已疏通,又冷又餓、疲倦不堪的我們著急下山回派出所,卻哪知屋漏偏逢連夜雨,在抄近路時,警車不慎陷入山下冰河里卡住。所幸河水并不深,我們下車蹚著冰寒刺骨的河水,嘗試將車輛推上岸。多次嘗試后,雙腳早已凍得疼痛難忍的我們終于堅持不住爬上了車,想等身體回點溫度后再找個有信號的地方撥通電話,等待救援。

  

  正在車里搓手搓腳取暖的我們,猛然聽到了對面公路上傳來了好幾個人著急的呼喊聲:“警官,警官,你們沒事吧?我們馬上下來幫你們!”話音剛落,接著就見一輛過路的皮卡車和幾名群眾撲到了河邊的警車前,麻溜地在警車和皮卡車間系上牽引繩,然后皮卡車在前面拉,幾名群眾立馬下水,和我們一起蹚進冰寒刺骨的河水,把警車一點點推到了岸邊。雖然他們一個個手腳都凍得疼得受不了,但還是用瑟瑟發抖的雙手遞過來香煙,握住我們的手,嘴里說著充滿關心的話語。那一瞬間,我胸膛里像灌滿了熱血與豪氣,不知不覺紅了眼眶。

  

  回看海子山,峰巒重疊間燈火長龍,仿佛聽到了一片歡聲笑語;瞻望竹慶鎮,雕梁畫棟中朝霞漸染,似乎感到了一陣神清氣爽。凌晨,我回到了房間,烤著爐火準備泡腳,當我脫下“面目全非”的鞋子后,才發現右腳背早已血肉模糊,漸漸回溫的腳背開始鉆心刺骨的疼。清理好腳背傷口,我點了支香煙狠狠吸了幾口,也許是想到那些義無反顧撲向我們的群眾,抽完煙我竟不覺得疼了,沉沉睡了過去。

  

  2020年,我調往縣公安局,當時正值國慶佳節,在離開竹慶鎮路過海子山隧道時,見到燈光閃爍的隧道口,滿懷眷念的我在手機備忘錄下上寫下詩句——“高原險阻,命案圍獵揚正氣。雄關漫道,戰袍覆雪狩惡狼?!薄暗渡饺纹滗h,甘孜公安肝膽硬如剛?;鸷H纹渫?,康巴警民同心斗志強!”幾句話,是海子山帶給我的人生真諦

  

  2022年,我又上了海子山,看著暢通的海子山隧道,我臉上不禁溢滿了笑容?!叭毖鯕獠蝗本?,艱苦不怕吃苦”,作為高原警察,今后我依然要全力以赴戰斗在高原一線,不負使命,不懼擔當!

  

  再見!海子山。

  

 ?。ㄗ髡邌挝唬旱赂窨h公安局)


編輯:潘紅
四川長安網版權所有
乱H高H公车
<strike id="hj5dn"><ins id="hj5dn"><listing id="hj5dn"></listing></ins></strike>
<span id="hj5dn"></span>
<th id="hj5dn"></th>
<progress id="hj5dn"><noframes id="hj5dn">
<strike id="hj5dn"><noframes id="hj5dn"><strike id="hj5dn"></strike>
<th id="hj5dn"></th>
<strike id="hj5dn"><noframes id="hj5dn">
<th id="hj5dn"></th>
<span id="hj5dn"><video id="hj5dn"></video></span>
<strike id="hj5dn"><noframes id="hj5dn">
<th id="hj5dn"></th>
<th id="hj5dn"></th>
<th id="hj5dn"></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