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hj5dn"><ins id="hj5dn"><listing id="hj5dn"></listing></ins></strike>
<span id="hj5dn"></span>
<th id="hj5dn"></th>
<progress id="hj5dn"><noframes id="hj5dn">
<strike id="hj5dn"><noframes id="hj5dn"><strike id="hj5dn"></strike>
<th id="hj5dn"></th>
<strike id="hj5dn"><noframes id="hj5dn">
<th id="hj5dn"></th>
<span id="hj5dn"><video id="hj5dn"></video></span>
<strike id="hj5dn"><noframes id="hj5dn">
<th id="hj5dn"></th>
<th id="hj5dn"></th>
<th id="hj5dn"></th>
您的位置:首頁 > 理論前沿 >
商業秘密證據條款的理解與適用邏輯
www.ccstockvideo.com 】 【 2022-11-11 15:53:36 】 【 來源:四川長安網

  2019年4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的主旨演講中強調,要“完善商業秘密保護,依法嚴厲打擊知識產權侵權行為”。2020年11月3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五次集體學習時強調,要提高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法治化水平,加強商業秘密等領域立法。商業秘密保護因此成為知識產權保護工作中的重要議題,尤其是隨著新技術、新模式的發展,商業秘密逐漸成為企業競爭優勢之所在。2021年1月19日,嘉興市中華化工有限責任公司、上海欣晨新技術有限公司與王龍集團有限公司等侵害技術秘密糾紛案二審宣判,最高人民法院結合侵權人所獲銷售利潤以及各侵權人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惡性程度、危害后果等做出改判,判定各侵權人連帶賠償1.55億元。作為人民法院歷史上生效判決確定賠償數額最高的侵害商業秘密案件,該案提高了侵犯商業秘密的侵權成本,切實保障了商業秘密權利人的合法權益,有力彰顯了嚴格依法保護知識產權的司法態度,同時也凸顯了新時代商業秘密保護的重要性。

  

  2019年4月23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次會議通過了《關于修改〈反不正當競爭法〉的決定》,2020年8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810次會議通過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商業秘密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至此,我國商業秘密保護逐漸制度化、規范化。在商業秘密的保護上,2019年《反不正當競爭法》做出較大程度的修改。一方面,商業秘密的范圍更加明確,侵權主體實現了擴大,不僅包括經營者,還包括經營者以外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同時加大了對商業秘密侵權案件中的懲罰力度,包括法定賠償數額的提高以及懲罰性損害賠償的引入。另一方面,《反不正當競爭法》新增商業秘密證據規定條款,這也是此次修改的一大亮點所在,該規定明確了商業秘密權利人與被控侵權人的舉證范圍,有利于進一步平衡商業秘密權利人與侵權人的舉證責任。

  

  一、商業秘密的構成要件

  

  在商業秘密的構成要件上,我國法律經歷了一系列的嬗變過程。1993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第10條第3款規定的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并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但2017年《反不正當競爭法》對商業秘密的要件進行了修改,刪除了“實用性”的要求,并將“能為權利人來帶經濟利益”修改為“具有商業價值”。2019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第9條則以更為抽象的“商業信息”概念統籌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以保證了商業秘密范圍的開放性,以為新技術的發展而出現的新的商業秘密類型保留了適用的可能。

  

  但基于商業秘密的“秘密性”特征,在商業秘密類案件中商業秘密權利人所主張的商業秘密本身能否成立一直是司法審判的難點和爭議點。秘密性是商業秘密存在的基礎,也是最為根本的法律屬性,如果某一商業信息不具有秘密性,也就失去了請求權基礎,不能獲得相應的保護。因此,在商業秘密侵權糾紛中,如何證明商業秘密存在,尤其是秘密點的存在,是訴訟當事人的要務之一。

  

  二、商業秘密的舉證責任規定

  

  2019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第32條明確了商業秘密侵權案件中各方當事人的舉證責任,通過舉證責任倒置,將部分事實的證明責任交由侵權人,在減輕商業秘密權利人的舉證責任的同時,也使得原有的失衡的舉證責任重新回到正軌中來,商業秘密保護更顯周密性。

  

 ?。ㄒ唬┥虡I秘密構成之證明責任

  

  2019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第32條第1款和第2款對商業秘密權利人和涉嫌侵權人的舉證責任做出了特殊規定。第1款規定,“在侵犯商業秘密的民事審判程序中,商業秘密權利人提供初步證據,證明其已經對所主張的商業秘密采取保密措施,且合理表明商業秘密被侵犯,涉嫌侵權人應當證明權利人所主張的商業秘密不屬于本法規定的商業秘密?!睆脑摽钏幎ǖ呐e證責任來看,商業秘密權利人僅需證明其已經對商業秘密采取了保密措施,并且其所有的商業秘密受到了他人的侵犯,反之涉嫌侵權人則需要證明商業秘密權利人的商業秘密不符合法定要件,也即,在商業秘密構成要件的證明責任上采取舉證責任倒置。

  

  事實上,“不為公眾所知悉的”的商業信息對于商業秘密所有人而言是一種消極事實,但通過舉證責任倒置的規定,由涉嫌侵權人進行舉證,就可以避免商業秘密權利人舉證不能的困境,證明對象由消極事實變為了積極事實。例如在深圳福江科技有限公司訴葛某、湯某菊侵害技術秘密糾紛案中,法院就明確指出,對技術秘密構成要件之一的“秘密性”,即涉案信息“不為公眾所知悉”這一事實狀態,屬于消極事實,技術秘密權利主張人并不承擔舉證責任,只負有說明責任,即提供相應的證據材料,就所涉信息處于“不為公眾所知悉”的狀態予以充分說明。若被控侵權人主張所涉信息并非“不為公眾所知悉”,應當由被控侵權人舉證證明所涉信息已為公眾所知悉。這一司法規則也與《反不正當競爭法》第32條所體現的法律理論不謀而合,通過舉證責任這一特殊安排,有效降低了商業秘密權利人的舉證負擔,避免商業秘密權利人陷入事實不能的風險。

  

  (二)商業秘密侵權行為之證明責任

  

  《反不正當競爭法》第39條第2款是對商業秘密侵權行為存在與否的證明規定。該款規定,“商業秘密權利人提供初步證據合理表明商業秘密被侵犯,且提供以下證據之一的,涉嫌侵權人應當證明其不存在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一)有證據表明涉嫌侵權人有渠道或者機會獲取商業秘密,且其使用的信息與該商業秘密實質上相同;(二)有證據表明商業秘密已經被涉嫌侵權人披露、使用或者有被披露、使用的風險;(三)有其他證據表明商業秘密被涉嫌侵權人侵犯?!睆倪@款的規定來看,商業秘密權利人仍需對商業秘密被侵權承擔舉證責任,但在證明程度上僅需達到“初步證明”狀態,這一規定實際上是對商業秘密權利人舉證責任的減輕而非免除。

  

  此外,對于實踐中商業秘密實質上相同的認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商業秘密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3條第1款對此做出說明,若被訴侵權信息與商業秘密權利人所擁有的商業秘密不存在實質性區別的,則可以認定其構成實質上相同。并且第2款還列明了考慮實質上相同的五項因素。因此,有關商業秘密實質上相同的判定已經形成較為明確的標準。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39條第2款仍有一個問題有待解決。第2款強調商業秘密權利人需要“提供初步證據合理表明商業秘密被侵犯”,但何種程度的“初步證據”才能達到“合理表明”。事實上,2020年修正的《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108條、109條規定了高度可能性以及排除合理懷疑兩類證明標準,并無“合理表明”標準之規定,因此,高度可能性、排除合理懷疑與“合理表明”的關系需要法律進一步進行解釋,以實現部門法之間的功能耦合,避免法律適用的偏移。

  

  商業秘密在為市場主體帶來競爭優勢的同時,卻又往往存在著發現難、舉證難的現象,因此如何更好的保護商業秘密成為商業秘密保護工作的重點和難點。2019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第32條通過舉證責任倒置的規定,由涉嫌侵權人承擔商業秘密要件的證明責任,使得商業秘密權利人與侵權人間失衡的證明責任負擔重回平衡狀態,有力增加了商業秘密保護的力度。

  

  作者:

  

  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博士研究生 尹鵬旭

  

  成都市新都區人民檢察院,第三檢察部助理檢察員 李佳林


編輯:潘紅
四川長安網版權所有
乱H高H公车
<strike id="hj5dn"><ins id="hj5dn"><listing id="hj5dn"></listing></ins></strike>
<span id="hj5dn"></span>
<th id="hj5dn"></th>
<progress id="hj5dn"><noframes id="hj5dn">
<strike id="hj5dn"><noframes id="hj5dn"><strike id="hj5dn"></strike>
<th id="hj5dn"></th>
<strike id="hj5dn"><noframes id="hj5dn">
<th id="hj5dn"></th>
<span id="hj5dn"><video id="hj5dn"></video></span>
<strike id="hj5dn"><noframes id="hj5dn">
<th id="hj5dn"></th>
<th id="hj5dn"></th>
<th id="hj5dn"></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